换牙

Danny开始换牙已经有一二年了。 好象都很顺利。
今晚快半夜了,他从房间里惨兮兮地跑出来,说他嘴里都是血。 我一看,不是吗。 急忙起身带他去卫生间漱口。原来是他上门牙旁边的牙齿被他摇地,流了满嘴的血。 看上去蛮吓人的。
那颗牙实在是太松动了。 我和Ron两人试着用手拔,却很难着手用力。 我提醒Ron是不是得用什么工具。 不一会,人家就找了把老虎钳,对着儿子的牙,一用力, 就拔下了。
血流了更多了, Danny哼哼哧哧地嚎了没一会儿,开心地说了句” It’s ok because I will get money.”
😳

头发

怪不得头发被叫做三千烦恼丝。
在我对日渐增多的白发发愁时, 原来Danny也对他的头发有意见。
“Mommy, I don’t like my hair, I want my hair to be blonde.” 我看着他漂亮的小棕毛,这个,妈也无能为力啊。

Cheticamp第二日, skyline trail

Internet是addictive的, 你明明知道没有它,你也是照样生活的。 但是每当你空下来,你的思想,你的手就会无意识地摸向你的手机,你的电脑。我正在想,这儿多好,我不用再care about 什么股市,什么facebook,什么wechat,什么文学城,然后Ron很聪明地把他的手机设成了hotspot。 他把他的手机固定放在窗户的一角上,因为在那个地方,他有最强的稳定信号。 再“与世隔绝”了两天后,我终于过上文明人的生活。 但是Ron非常看重他的data plan,所以也不敢多上网, 他
真的比我还抠。  
雨还是不停地下,孩子在trailer里玩Wii. 为了取悦他们,前不久,我们把藏了很久的Wii也拿了出来。 他们玩的欢快. 雨时下时停。 我们看到一个camp在我们对面的class C很象我们在魁北克KOA的邻居。 而且还看到他在我们出jellystone不久,在highway上超过我们。 Ron跑过去问了别人, 果真是他们。 不过他们已经去过PEI了。 惊叹于他们的神速, 第二天一早他们就又出发了。 
我决定我们不能一天都呆在trailer里。 虽然说这个park有很多hiking trails,不适合小孩子,但是我的目标是走skyline trail和看Mary Ann Falls. Skyline trail靠近cheticamp, Mary Ann Falls靠近Broadcove. Ron问了information center,skyline trail适不适合一个瘸子和两个年幼的小孩。 被告知skyline trail是最大众的一个trail, 适合那些从不hiking的人,而且还可以推stroller. 于是在雨稍有停顿,我们就出发了。 
开到skyline trail入口,把车泊好,雨又开始淅淅沥沥起来。 让两个孩子坐在stroller里面,盖上雨照。 Ron走路还是不方便,所以stroller由我来推,好在走的都是下坡路,所以也不太费力。 迎面稀疏走来一些往回走的游客,大家似乎心情都不错,热情打招呼。 路标上写小心熊和moose。 我想起来我忘了买bear spray. 心里开始默念昨晚读的遇到熊的逃生手册。 要先判断这个熊攻击你的原因,如果是因为保护幼崽,则装死,如果是纯粹攻击性的,要殊死搏斗。 路越走越窄,人也看不见了, 只有我推着孩子,Ron落在后面,看不见。 四周都是矮树丛,我左右警觉地观察,生怕看到什么棕色的影子。 我开始有点冒冷汗。 决定如果一旦看到熊,我就推着stroller狂跑。 每次对面过来些人,就感觉安全点。 熊最终没有出现。 
终于走到一个观景点,停下小憩。 因为下雨加上迷雾,迷茫茫真的看不到什么。 正当我们准备再出发,大雨倾盆而下。 还好我们带了雨伞,在树下躲雨。 对面走来两人,没有雨伞,也没有雨披,在树下呆了一会儿,不管不顾地又启程出发. 估计早已淋透了,也就无所谓了。 雨又停下了,我们终于走到了Broadwalk. 两个小儿也高兴地从stroller里出来,奔跑起来。 知道我们是在峭壁上行走,我大呼小斥地警告他们慢慢走。 看到过好友相册和公园的画册,我知道我们要看到海景了。 终于在broadwalk的前方,一片迷茫。 那是海么? 是云么? 大风吹过,看得更清楚了,是海!Broadwalk一路向下,好像是直通海底。 两小儿欢呼雀跃,在大风里追逐,Lucas竟然举起双臂,跑向悬崖,说他要fly。 吓得我尖叫,他是真的还是假的。 电影看多了!碰到一个French family, 我们互相帮助,拍了照。 天气阴冷,没有多做停留,我们开始往回走。 在一处broadwalk前,不少人都驻足观看着什么。 Ron说前面一个老大爷告诉他路边有个moose在吃草. 我听了心里一惊。 后来定睛一看,大家看的就是个moose. moose离人顶多三米,是一个female. 她可能对过往的人群也是见怪不怪。 自顾自在那里低头吃草。 人们安静地给她拍照,生怕打扰了她。 Lucas累了,不愿自己走了,坐在stroller里。 我原来担心他见到moose会兴奋尖叫,可是人家非常冷静地看着moose,可能对他来说,这个野生的moose和动物园的鹿没什么区别。 总之,经过这么近距离的接触,遇见moose没有我想像的那么可怕了。
回程的路都是上坡了,比较累人。 Ron和我轮换地推车。 让Danny自己走路。 我没有带跑鞋,所以穿着一双自认为漂亮的布鞋,歪着脚走路。 最后一只鞋还陷到了泥里。 狼狈不堪。 
回到trailer,好久不做运动的我,累得四肢酸痛。 但是总算走过了Skyline trail。 带着两小的,我还是很满足了。

8月18,19日,cheticamp – cape breton highland park

Cheticamp被群山包围。 昨晚孩子睡后,我和Ron走出trailer,看到满天繁星,看到了银河。 好像还看到了北斗七星(太多星星,分辨不出来)。 Ron开始说,我们所能看到的星空和伽利略能看到的是不能比的。 地球现在被照得太亮,伽利略可以看到way too many星星。 我看着这已是铺天盖地,密密麻麻的星星,难以想像伽利略时代的星空。 本来看星空挺浪漫的, 怎么又给整到科学家身上了呢。
Ron担心会下雨,我说看这么静谧的星空,明天肯定是好天。半夜,我被狂风骤雨吵醒,周围的树木随风呼啦呼啦的,我们的awning带着整个trailer抖动,我开始担心我们整个trailer会被风刮走。 这是个什么地方?前半夜还这么安静,后半夜就风起泉涌的。 悲观主义的我开始意想许多世界末日场景, 地震,海啸,龙卷风。过了一会儿,我觉得我应该爬起来把awning收起来,本想叫Ron起来,但是看他睡得很熟,没有忍心。 真羡慕他的睡觉本领。 抖抖瑟瑟地摸到开关。 awning关起来有非常奇怪的吱吱声,我担心我把awning关得太猛,弄坏了。 推醒了Ron,告诉他awning可能坏了,人家oh man一声,翻身继续睡去。 我又世界末日了一会儿,睡了过去。 
早上,风继续地刮,雨一阵阵的下。 9点过后, 天气一下晴朗起来,我们带着孩子去了playground.  Cheticamp的playground具一定规模,占很大的面积。 在群山中,我坐在swing上,暖风习习,远远看着我家两个小猴子爬上爬下,妈妈妈妈的叫个不停。 可惜我们不能多做停留。 我们本应该今天启程去岛的另一边。 回到trailer, 雨又开始了。 我开始担心这狂风暴雨会让崎岖的山路更加难走,Ron认为我们应该搬,而且这是很好的机会走一下cabot trail。 他问过information center, 被告知,这个级别的风力,在岛上不算什么,我听了有点慎。 我觉得住在cheticamp,我们也可以走全程的,而且不用带着trailer。 Danny是一停下来,就不想走的。 最终决定在这里住下。 问了office要多住两晚,但我们得换个site. 换就换吧,整理停顿,雨还是下个不停。 新的site被一排树围住,很不错。 我们今天一定要做grocery shopping了。 于是出了公园,去了镇上一个叫co-op的grocery store, 路上看到几个whale watching business. 我一直想带孩子看鲸鱼, 就等这天气开晴了。 回到trailer,撂下grocery,雨还是哗啦哗啦。 我们决定在雨中走一下cabot trail。 
开出campground,就是cabot trail. 果然名不虚传,蜿蜒的山路,海浪,岩石,天际,即使在这阴雨连绵的天气,也透出无穷的魅力。 拿出相机,感觉我的相机在这么有魄力的自然面前,好无力,相机永远也不能capture你所能看到的一切,永远也不能让你身临其境。 雨越下越大,两个孩子还不懂appreciate自然的力量,Lucas在一阵melt down后,在山路的摇晃下,睡着了。 沿着山路,我们上了french moutain, 山上的雾很大,能见度很低。 经过了著名的skyline trail的入口, 到达了山顶。  山顶平坦,有一个山顶湖,名叫French lake. 一路开过,有不少观景点, 在雾中,大海可隐可现,什么都看不清楚。 但是可以想像在晴空下,会有多么的breath taking. 我们在到达French Mountain的底部时,决定回返。 路途可谓惊险,但是想必带着我们的trailer应该不成问题。   

第十三日:终于到达Cape Breton Highland park

我们一路走来,还算顺利。 今天,我们还是一波三折的。 GPS说路上应该6小时不到。 进入Nova Soctia, 在New Glassglow停下小憩。 然后开入Cape Breton Island,一路无话。 不知不觉,道路变得崎岖,按照GPS的指示,我们觉得走的路越来越乡村,越来越bumpy,而且不知什么时候,我的手机根本就没有信号了。 Ron的手机还能接受到信号。
Ron开始停下看GPS。 然后我指出我昨天在网上订的Broadcove campground在岛的东端,而GPS给出的地址是在岛的西端。 Ron指出这根本就相差很远。 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原先我以为,这个应该不是问题,从一个公园的一端到另一端会有多远? 殊不知这一段在公园里的cabot trail都是崎岖山路,而且横跨整个岛屿,距离很长。 已经快夕阳西下,我们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我开始有点慌乱。 找到公园的电话号码,把Ron的手机举得高高的,以获取稳定信号,打电话寻求帮助。 接线员还是非常的helpful。 她说GPS一定把我们带到cheticamp(公园的另一个campground)。 我问她从cheticamp可以到达Broadcove么? 而且我们有个大trailer,开山路可以么? 她说没有问题,很多bus都开,而且eitherway,都是2个小时的路程。只是晚上我们开车要小心moose. Ron开始重新输入新的地址, 在Broadcove. 我一看,凭空又多加了3 个多小时。 顿时泄了气。 而且还要我们往回开。 我果断决定直挺cheticamp, 从公园开去Broadcove。 终于从小路开出, 上了举世闻名的cabot trail. 兴奋一番,路上有cheticamp的路标。 我们想应该马上就到。 可是后来意识到,我们进入了一个名为cheticamp的小镇。 而national park呢? 全无踪迹。 而且一个路标也没有。 GPS也在这时候很适时地告诉我们,我们到达目的地了。 我们一头雾水,我开始环顾眼前这个小镇,心想是不是应该找个落脚点过夜了。 Ron说, cabot trail只有一个,他就继续沿着trail开,总能找到。 果不其然,开出小镇不久,就看到national park的路标。 终于我们到达了。 天色渐黑,我们问reception可不可以在cheticamp住一晚,明天再启程去岛的对面。 她给我们打了电话,问了campground,说有空位。 如释重负,赶去campground报到。 一个老妈妈在registry,我们向她解释我们在broadcove有booking,但是走错了,能不能在cheticamp 先住一晚。 老妈妈磨矶磨矶,在搞computer,等了将近20多分钟, 安排了一个位置。 开了进去,发现那个camp site电源out of order。奥,我们已经被折腾地到极限了。 想打电话,又没有信号。 只能原路返回, 又等了许久,安排了另一个spot. 终于停顿下来。 两小儿终于被解放,在草地上追逐起来。 孩子总是很容易从unhappiness中recover过来。 而大人却要许久的缓冲,有时都缓不过劲来。
这天的经验告诉我,我们是可以handle超过8小时的路途的。 哎,人类的极限是可以不断被挑战的。

第十二日: Moncton -Magnetic Hill and Shediac

从woodstock到我们的目的地Cape Breton Highland park要8,9个小时的行程。 Lucas已经在车上表现的非常不好了。 我们想在哪里停一晚, 好break the drive. 昨晚终于决定在Shediac停一晚。 Shediac是New Brunswick的东部沿海城市。 号称是世界龙虾首都。 而且他们那里的Parlee Beach,据说是new Brunswick最温暖的beach. 路上拿出撒手锏,藏了很久的iPad,让他们看电影。 算是稳住了两个小的。
途中我们经过了Moncton。 Moncton以它的Magnetic Hill闻名。 所谓Magnetic Hill其实就是这段路由于路旁树木长势的关系,看上去你是在上坡, 但其实你是在下坡。 每当马车经过,马匹都不知所措,吓得惊叫。 这条路由此被发现而闻名。 我们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花了五块大洋,去看个究竟。 到了之后,才发现这条路不过200米之长。 好多车子都是倒着车经历magnetic hill.  可能倒车感觉更奇妙。  我们有一个big trailer, 倒车是不可能的。 转了圈,开到hill之前,把车放在neutral,车子开始向下滑行,可是这个给人上坡的感觉对我来说并不明显。 200米一晃而过,真没觉得有什么神奇。  Anyway, 出了Magnetic Hill, 发觉周围开发了一个公园,有一个具一定规模的water park. 和一路走来的荒芜对比,好不热闹。 看来这个Magnetic Hill带动了此处的旅游业务。 确实是神奇的。  路边就有个mini golf, 我连响都不敢响一声。
Moncton至Shediac不过20分钟路程。 到达campground, 整理停顿,出发explore. Shediac不是一个大城市。 出门不到2分钟,就是市中心。 市中心开阔, 有一个巨大的龙虾雕塑。 好多游客爬上了龙虾留影。 我们两个小猴子自是不会落后。 一个爬到了龙虾的钳子底下,龙虾的嘴里。 一个在石阶上小心蠕动。 拍玩照,进军parlee beach.  Parlee beach实属一个national park, 5点后免费进入。 柔软的细纱, 开阔的海岸,只是没有网上所说的jellyfish 问题。 我告诉Danny, 这就是大西洋了。 Danny兴奋极了, 不等我们反应过来,就冲进了海里。 回来的时候长裤已经全部打湿。 Ron的膝盖还是弯不了。 他试了试水温,说太冷。 我连水都没试。 看着在海里游泳的人们, 一方水养一方人,估计他们都是耐寒动物。 Danny还是叫嚣地要去游泳。 只能带他去换了游泳衣。 他眼也不眨地就冲入海中。 我看着他,心想他怎么这么勇敢,和我一点都不像。Lucas闷头玩着沙子。 我和Ron坐在沙滩上,享受着一刻的安宁。
在beach上玩了半晌,赶去campground owner介绍的饭店吃龙虾。 饭店靠海,人声鼎沸,非常不错。 因为一路开过,都是荒地,我纳闷这些人是从那里冒出来的。 食客多是说法语,打扮精致。 原来Shediac百分之80的人口还是说法语的。 我一身随便打扮,踩着拖鞋。 龙虾上桌,Danny好奇地看着我把它肢解了。 这也可能是他第一次看到一整个动物被人类消灭。 龙虾味道不错,大家都吃的尽兴,虽然我家只有我一个人吃seafood。 也算是一个很好的对儿子教育人类本质的一餐。 晚上,Ron辛苦地做了Laundry,好多脏衣服, 又买了菜。 为我们的下一个campground做准备。 瘸了个腿,真难为他了。 

第十一日:Jellystone campground

我们此行虽说没有固定目标,但是我们最终希望能到达cape breton island. 本不想在new brunswick多做停留。 但是Jellystone对孩子们有太大的诱惑。 于是早上决定在这里再多住一晚。 Ron去reception交钱,被告知我们多么的lucky,能够keep这个spot. 我们看着空空如野的campsites,这个campground 规模不算小,而且一年只有从六月一日到九月一日做生意。 想想New Brunswick人烟稀少,这个receptionist可能在bluffing。 没想到下午时分,campground渐渐变的热闹起来。 原先空落落的campground充斥着孩子们的欢声笑语。 到了傍晚时分,竟然没有什么空的campsite了。 原来一到周末,这个campground还是很受New Brunswick的family 欢迎的。
这是我们呆的第二个jellystone,第一个在Niagara Fall. 相比Niagara Fall的那个,这个规模更大。 有waterslide和mini golf。 还有很大的bouncing castles. 一早上,bouncing castles还湿漉漉的,当Lucas发现自己的脚湿了,便不愿再玩了。 Danny还是不管不顾地跑进去玩了。 终于等他浑身湿透的时候,他跑了出来。 我们家真是一个没头脑,一个不高兴。 下午,Danny和Ron去游泳和water slide. Lucas爱上了mini golf. 几乎有大半天的时间都在玩mini golf. 可惜mini golf旁边就是highway, 吵得我头疼。 Danny还玩了rock mining. 就是用筛子在水里过滤出rocks, Danny由此对各种石头充满了兴趣,告诉我他要回家给我去磨石头,做项链。 晚上的时候,整个campground点缀了halloween的装饰。 看来他们提早过了Halloween. 自从这一日后, Lucas便开始不停地嚷嚷要玩mini golf.

第十日: Quebec至wood stock, New Brunswick

我们继续向东。 今天准备踏足我们从未去过的土地,New Brunswick. 听朋友说,New Brunswick一片广袤,人迹稀少。 网上说从Riviere du poule 到Edmonston,最好不要晚间独自驾驶。 我们对要横跨这个省市作好了充足的思想准备。 想像着路上的风景会非常的boring. 向东沿着St. Lawerence River开了很久,还是在魁北克省。 与想像中相反,道路变得蜿蜒崎岖,我们从平地进入了山脉地带。 Ron说这可能就是appalachin mountian range. 今天我们在路上起码六个小时,路上Lucas终于开始不耐烦。 他可能受够了这无止境的driving. 途中,在一个有麦当劳的加油站停下加油,午餐。 麦当劳点餐颇费周折。  Ron用他蹩脚的法语终于给我们买了吃的。 这个麦当劳好像是一个老年会所。  好多老人在里面喝咖啡看报纸。 就是谈话,也是非常安静。  气氛显得祥和。 两个孩子自是自顾自嬉戏玩耍。 象是在平静的湖面上掀起了涟漪。 吃完上路。 沿着国道,向南挺进New Brunswick. 不见了山脉,眼前一片开阔。 路的两边一路竖起了铁丝网。 原来这里是moose的地盘。  这也是网上说不要在晚间独自驾驶的原因。 据说moose会横穿高速,有时会站在路的中央。 moose体积庞大,如果躲闪不及,结果一定不会pleasant。 
不知不觉,我们进入了大西洋时区。 时钟advance了一个小时。 天色渐暗,我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jellystone campground in woodstock, New Brunswick. 孩子看到门口的playground和充气castle,欢呼雀跃起来。

第九日:水族馆和shopping mall

果不其然,第二日醒来,天空淅淅沥沥地下着雨。 我打算带孩子去魁北克水族馆。 Ron说他最近已经看过太多的动物。孩子们也不需要再去另一个水族馆。 他说他倒愿意去看另一个科技博物馆,只是不知在哪里。 GOD,怎样才能跟他解释水族馆比科技馆有趣得多。
他翻着旅游指南,科技馆没有找到,却找到一个号称是魁北克最大的shopping mall,最主要的是它有一个很大的indoor amusement park! 而且它离水族馆也不远。 于是决定先去水族馆,再去那个mall. Lucas很高兴我们又要去看anmial.
雨越下越大。 水族馆分室内室外,主建筑分上下三层,建筑风格和室内装潢别具一格,可能这就是法国风味? 周围都是说法语的人群和孩子,可能因为下雨,水族馆有点拥挤。 所展示的也是一些稀奇古怪我从没有见过的品种。 看到了加拿大最长的河鱼,尺寸巨大。 慢悠悠地游着,长得象个出土文物。 Lucas第一次近距离地看到了star fish。 我们看到了一个巨大的octupuse, 呈橘红色,身上好多吸盘,附在墙上一动不动, 真的很象pirates of Carribean里的可怕章鱼。 以前我对Octopuse印象还不错。 你看动画片里的和那些玩具章鱼都很可爱。 这次算是彻底颠覆以前的认识。 经过水底通道,Lucas指着在大水缸里工作的潜水员, ”Mama, this is a ninja.”
看到一个face painting的地方, 问孩子们要不要。 可能是有了上次的经验,Danny只要画个鲨鱼在他的手臂上。 Lucas呢还是拒绝。
在大雨中,我们撑着伞,看了海狮,海象游泳,北极熊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好像非常享受雨水。另一个building是展示jelly fishes 和 stingaray. Jellyfish 真是一种奇怪的生物。 在灯光的变化下,配着缥缈的音乐。 他们在水中,漂浮蠕动,被搞得美仑美奂。
出了水族馆,雨还是下个不停。 我对魁北克最大的shopping mall还是抱有期待。 本想如果Ron能搞定两个小的。 我可以过一下shopping的瘾。 没想到它大倒是大。 可是里面跟我家门口的mall实在不相上下。 室内的amusement park倒是一绝。 有个巨大的ferris wheels和好多rides. 也许是这里冬天漫长,indoor的amusement park还是很有必要。 Danny和Lucas已经急不可耐。 跃跃欲试。 读了半天的标志,我们意识到我们需要买一种points cards. 找了半天,不知在哪里买。 于是我只好开问了。 一个妈妈听懂了我的问题。 但是英语不太流利。 我大体明白她说卖票在楼下,但是已经关门了。  又找了一个工作人员,年纪稍大,根本就是用法语跟我说话,但是从她的手势中,我明白卖票在对面。 然后她又指了指旁边的时钟,说了些什么。 我不太相信这才5点刚过,怎么就不做生意了。 继续寻找帮助。 看到在一个迷你高尔夫的旁边有个小亭子。 里面坐着一个工作人员,亚洲面孔,在这一带非常少见。 心想,终于找到了卖票的! 可惜人家用很流利的英语告诉我,明天再来玩,整个mall5点半就关门了。 可能他很少看到另一个亚洲人, 他跑出了亭子,问我从哪里来的,祖籍在哪儿。 当他知道我从中国来,他显得异常兴奋,告诉我中国现在很好,发展快,可以make a lot of money. 他一直不停地问我,在加拿大开不开心。 为什么不回中国。  问得我目瞪口呆。 他说他有一个朋友在上海made a lot of money. 我开始有点不太自在。 后来知道他的祖籍是越南,至少人家对中国的评价还是positive。 我跟他说welcome to visit China, 跑开了。 整天闷在个小亭子里看管mini golf club, 世界观也肯定很不一样。
又不是周末,5点半就关门,French people工作太没有激情了。
拖着孩子出了商场,Ron开始抱怨他的膝盖疼,可能是昨天走瀑布时引起旧伤复发。 不经常锻炼的人就是比较脆弱. 他不能看孩子了, 我们就在外面吃了晚饭,毫无疑问地又是Boston Pizza. 我都快能背出它家意大利面条的菜单了。 哎。

第八日: Montmorency Falls and Basilica of Sainte-Anne-de-Beaupré

我们在Quebec city有两个整天。 预报说今天是晴天,明天就要下雨了。 我决定我们一定要在今天做想做的户外活动。 Montmorency Falls是加拿大最高的瀑布。 加拿大有个世界著名的Niagara Falls,在美加边境。 这个瀑布比Niagara Falls还要高30米。
GPS和我们开了一个玩笑,把我们带到了一个居民区。 拿出我的blackberry Z30,找到了正确地址。 瀑布有没有niagara fall高,感觉不出来。 但也称得上气势磅礴, 又不失秀丽。 瀑布从Montmorency river流入St. Lawerance river. 对面就是island orleans. 站在高处,风景美好。 在瀑布的周围,人们开发了很多观赏瀑布的栈
道,还修了一座桥在瀑布的上方。 所以我有了一次走在瀑布上方的经历。 还是很奇妙的。 在瀑布的另一方,人们开发了一个公园, 树荫草坪,playground,有人在草坪看书,有人在野餐。 我也很想停下脚步,可惜只能做个匆匆过客,还有更多的地方要去explore. 我们沿着在峭壁修建的栈道一路走下,一步步离瀑布更近距离。 小Lucas非常另我佩服,在烈日下,与我们一路走下。 到达瀑布脚下,拍照拍照。 Nerds好像从来没有欲望拍照。 不管是给自己还是给别人。 然后我们坐了缆车,又到达了瀑布顶端。 缆车给年幼的Lucas带来了一丝欢愉,当然ice cream也起了很大作用. 上了车,去我们下一个目标: Basilica of Sainte-Anne-de-Beaupré!
这个Catholic Church每年吸引几百万的游客。 以它美丽的stained glasses和神奇的治愈能力闻名。 每次观摩大教堂。 总是惊叹于人类在建筑,工艺,雕像,壁画等等等等所取得的造诣, 更惊叹于教会汲财的能力。 stained glasses 果然名不虚传, 几乎每个窗户都是色彩美丽的玻璃。 整个教堂富丽堂皇,墙角布满了信众点燃的蜡烛。 就象我们庙宇里的香烛,只是少了很多污染。 正在寻找出口,走下楼梯的时候,才发现楼下,又是一番天地。楼下几乎和楼上面积一样。 只是高度上矮了许多。 装饰精致,演奏用的风琴置放台前。 如果我有时间,我愿意细细观赏每一尊雕像,每一幅壁画。 走出教堂,看到它锃锃发亮的涂铜屋顶。 感叹这个有几百年历史的教堂被维护的很好。
回到trailer, 做了Danny最爱吃的taco, Ron和Lucas也吃的开心, 大家都饿了。

Archives